面对西方国家新一轮制裁,俄罗斯央行周一将基准利率提高至本世纪以来最高水平,并引入资本管制措施以稳定本币汇率和金融市场稳定。

根据FactSet的数据,卢布兑美元当天盘初创下119.25的历史新低后企稳回升,目前交投于101附近,日内跌幅缩小至20%。俄央行称,卢布汇率在政策帮助下获得支撑。

俄央行行长释疑加息决定

在上周末欧美公布针对俄罗斯金融系统的制裁措施后,周一亚洲交易时段卢布汇率一度暴跌近40%。俄罗斯央行随后意外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1050个基点至20%。“俄罗斯经济的外部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决议声明显示,“关键利率的提高将确保存款利率上升到所需水平,以补偿不断增加的贬值和通货膨胀风险。这是支持金融和价格稳定,保护公民储蓄不受贬值影响所必需的。”

声明提及,央行将根据内外部条件的风险评估以及金融市场的反应,考虑经济发展相关的实际和预期通胀动态,以对关键利率做出进一步决定。

2021年以来,由于经济复苏加剧了通胀压力,俄罗斯已经累计8次上调基准利率。摩根大通预计,外界普遍预计,央行将在定于3月18日举行的议息会议上继续加息100个基点,然而乌克兰形势升级令俄罗斯经济面临新一轮挑战。摩根大通在研报中指出,今年底俄罗斯通货膨胀率将达到10%,且有很大的上行风险。

俄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 )当天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由于新的制裁措施导致卢布汇率大幅波动,我们必须提高利率,以补偿公民因通胀风险增加而遭受的损失。”她表示,“俄罗斯央行正在采取措施,通过限制卢布和国债抛售,阻止资本外逃。”

新一轮制裁令公布后,俄罗斯人开始在全国各地的提款机前排队取款,与此同时金融机构也在面临购买外汇的热潮,人们担心制裁可能会导致现金短缺和支付工具中断,卢布汇率承压下行。对此,纳比乌琳娜表示,由于对现金的高需求,银行业面临“结构性流动性赤字”,但所有银行都将履行其义务,账户中的资金是安全的。

为了避免波动风险,俄罗斯股市和衍生品市场周一关闭。俄罗斯金融市场组织ACI Russia当天发布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俄罗斯央行启动资本管制措施,要求经纪商从当天上午起暂停外国法人实体和个人出售俄罗斯证券,这可能会使挪威和澳大利亚主权财富基金减少对俄罗斯上市公司风险敞口的计划被迫推迟。

与此同时,俄罗斯央行决定大幅增加可作为抵押品获得央行贷款的证券范围,并暂时放宽对银行未平仓外汇头寸的限制。允许遭受“外部环境”影响的银行将头寸保持在官方限额以上。央行将继续监测货币头寸的变化, 以保证货币市场的正常运行以及贷款机构的金融稳定 。纳比乌琳娜透露,进一步的货币政策决策将由央行对外部风险的评估推动,并补充称,鉴于金融体系和经济面临的“非标准状况”,央行的决策将具有灵活性。

野村证券发布报告表示,西方针对俄罗斯的新制裁措施可能会产生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制裁可能最终会损害俄罗斯的贸易现金流(俄罗斯金融机构处理的外汇交易中约80%以美元计价),也将损害包括欧洲在内的俄罗斯主要贸易伙伴的增长前景,并导致更大的通胀压力和滞胀风险,”报告写道。

欧美“死掐”俄外汇储备

上月27日,美国联合欧盟多方联合宣布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以防其配置外汇储备削弱制裁措施造成的影响。纳比乌琳娜在发布会上承认,制裁令影响了俄央行可以动用的外汇和黄金储备。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由于过去几年美国采取的多轮制裁措施,俄罗斯在去美元化浪潮中持续推进,该国通过采取减少美元直接使用、降低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大幅抛售美国国债、拓展非美元融资、增持黄金、建立本国的支付系统和金融信息交换系统(SPFS)等措施逐步降低风险。

俄罗斯央行数据显示,美元已经在俄罗斯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贸易中失去主导地位。

俄罗斯央行官网显示,截至今年1月31日,该国外汇储备超过6300亿美元,处于历史高位。分析人士指出,这原本将有助于抵御制裁和出口收入损失,但新一轮制裁涉及的外汇储备资产冻结的范围明显扩大,情况正变得愈发严峻。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工作的大西洋理事会地缘经济中心主任利普斯基(Josh Lipsky)指出,对俄央行的制裁可能会对该国经济造成重大打击。目前,俄央行逾6000亿美元的国际储备中,有超过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存放在外国发行的证券或国外银行的现金和存款中。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最新报告,上周六宣布的举措将影响到俄罗斯近40%的外汇储备,大幅削弱了自身抵御制裁的能力。

面对困境,俄央行和财政部周一宣布,由于自身干预货币市场的能力受到限制,命令包括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在内的出口公司在公开市场上出售80%的外汇收入。

北欧金融、科技和可持续发展研究所(Nordic Institute for finance,Technology and Sustainability)首席执行官卡普尔(Sony Kapoor)指出,打击中央银行的决定过去只有少数先例,包括伊朗和委内瑞拉,对于俄罗斯这样规模的经济体来说是第一次。“对于涉及俄罗斯任何类型的金融交易,都会有巨大的风险溢价,这将对宏观经济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爱尔兰央行前副行长杰拉赫(Stefan Gerlach)认为,现阶段俄罗斯经济管理面临极为复杂的局面。“金融系统需要一件事来运作——信任,”他说“如果你做生意,你需要信任你的交易对手。如果你突然意识到,他们无法从政府那里得到帮助,与他们打交道的风险会变得难以置信,情况就会很糟糕。”

Author